•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簡評某“著名學者”關于新冠疫情源頭的言說

    張正 · 2020-05-31 · 來源:思略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這種“一切的焦點就是武漢!”的說法,不正是在赤裸裸地配合特朗普、蓬佩奧“甩鍋”中國、栽贓中國、向中國巨額索賠的法西斯主義大陰謀嗎?

      自新冠病毒疫情流行以來,各國專業人士和廣大民眾就都高度關注兩個問題:新冠病毒起源于自然界還是人為制造?最先發生新冠疫情的是哪個國家?對第一個問題,世界衛生組織依據現有證據,已多次否定新冠病毒系武漢人為制造。至于第二個問題,眾所周知,中國是首先發現新冠疫情并展開了大規模防控措施的國家,但并不等于中國也是最先發生新冠疫情的國家。而且,越來越多的事實研究線索顯示,新冠疫情的發源地極有可能在美國。許多有正義感的國際權威科學家都站出來指出,新冠病毒跟美國有關,例如,“人類基因治療之父”和“人類體細胞治療之父”、著名加拿大華裔醫學科學家羅蓋(Peter K. LAW)教授2020年04月21日于《再生醫學雜志》(Open Journal of Regenerative Medicine)第9卷(2020年)發表《2019冠狀病毒大瘟疫(COVID-19):起源、影響與治療》(COVID-19 Pandemic: Its Origin, Implications andTreatments)一文,這篇文章用直接而明確的證據證明,“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出現是為美國鞏固和維持國際政治和經濟霸權而設計的預謀事件”。

      即便如此,美國反華當局及其追隨者們仍不斷以污名和種種莫須有的罪名,將新冠病毒的產生和疫情全球流行的責任歸罪中國,圖謀起訴、制裁、勒索中國,以“甩鍋”特朗普政府防控疫情不力的責任。這當然會激起中國政府和人民,堅持客觀公正科學立場的各國有識之士的堅決反對、抵制和駁斥。這不僅是因為美國有賊喊捉賊之嫌,而且是因為美國有研制、使用細菌和生化武器的罪行案底。

      迄今為止,美國挑起的這場論爭遠未平息。除了目前的調查研究成果尚不足以徹底揭開新冠病毒產生和傳播的源頭真相,一個十分重要且不可回避的原因是:當今世界和中國都存在階級階層差別和利益矛盾,因此,人們的判斷也就難免不受國家民族和階級階層歸屬決定的政治立場、經濟利益、思想感情和思維方法不同的深刻影響。

      作為一個世界性的霸權國家,美國壟斷資本的經濟政治文化控制力、影響力不僅僅體現在美國和西方國家內部,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廣大發展中國家,不少政府官員、企業家、知識分子都被其收買和控制。無須諱言,在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生活方式的同化和美國夢、叢林法則邏輯的支配下,美國內外都有很多人信奉所謂“富貴之鄉必是真理之地”。他們認定美國是代表先進、民主、正義、有道德的“燈塔國”,容不得世人對美國有絲毫不敬和道德懷疑,尤其是在新冠病毒源頭問題上懷疑美國。當今世界存在這種現象、這種人,是同類價值觀和利益追求使然,沒有什么可奇怪的。

      但值得注意的是,我國體制內也存在這種現象、這種人,集中體現在某些作家、媒體人、專家、教授的言行中,其中還有肩負黨政領導職務的。這在近幾個月的輿情風波中暴露的十分充分。

      今年1月31日美國疾控中心發布報告說“2019年10月1日至2020年1月25日,逾1900萬人感染本次季節性流感,約有18萬人住院,至少1萬人死。”3月11日美國疾控中心主任在眾議院監督委員會上承認:“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國人在死后的診斷中被檢測出新型冠狀病毒呈陽性。”僅這兩條信息合在一起就證明,美國去年的“季節性流感”實際上就包含感染新冠病毒的疫情,且早于武漢新冠疫情的發生。據此及其他有關溯源線索,3月12日我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質疑美國:“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這一連串問題,代表了我國政府和廣大人民要求美國當局回答的共同疑問,擊中了美國的要害,卻遭到了我國體制內外一些親美人士的圍攻和謾罵。

      比較突出的一例,是社會科學研究領域某局級單位一位現職黨委書記的“著名學者”于2020年3月中旬在某微信群中公開指責趙立堅:“新冠肺炎疫情爆發隨之而來了各種陰謀論。連外交部發言人都跟著裹亂,氣不忿翻出舊文傳播點科學知識”。舊文,是他多年前寫的一篇題為《陰謀存在,陰謀論存疑》的短文,以《經不起推敲的陰謀論,為何總能大行其道?》的標題重發。還聲稱:“現在各種陰謀論招搖過市,關于新冠病毒來源和命名的爭論此伏彼起,真讓人無奈。這種爭論在國際輿論場上非常不利于中國,而有利于美國,特別是有利于特朗普。對于他而言,趙立堅的推特簡直就是一塊從天而降砸在他頭上的大披薩。”

      在趙立堅事件發生前還有這樣一些相關情況:

      2月2日前后,“新冠狀病毒源自武漢”等謠言迅速在中國輿論場上蔓延。許多被美國情報機構公開資助的公知和暗中收買的親美勢力紛紛浮出水面里應外合,一方面將那些揭露新冠肺炎來自美國的言論認定為陰謀論,另一方面又捏造新冠病毒是中國制造的大量毫無根據的謠言。

      2月3日,美國的《華爾街日報》刊發辱華文章《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強調新冠病毒的“中國屬性”。

      3月2日,美國福克斯電視臺主持人沃特斯在節目中要求中國就新冠疫情道歉,原話是:“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國,而我至今沒聽到中國人說一個字,哪怕是一句‘對不起’。我期待明天得到正式道歉”。

      3月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放出了兩個“病毒”:一是稱由于中方不公開、不透明,美方獲得的信息不完善,導致美方落后于疫情挑戰;二是無視世衛組織的命名,將新型冠狀病毒稱為“武漢冠狀病毒”。

      3月11日,美國國會眾議院的少數派領袖、共和黨議員凱文·麥卡錫在自己的社交賬號上發帖說:“你需要知道的所有關于中國冠狀病毒的事情,都可以在一個日常更新的網站上看到”,并給出了美國疾控中心關于新冠病毒情況的網站鏈接。

      正是對中國的這種接二連三肆無忌憚的惡意攻擊污蔑,迫使我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以事實為依據反擊和質疑美國。

      令人不解的是,這位身兼黨委書記的“著名學者”,對美國身上眾多的大量鐵證如山的證據視而不見,對美國反華勢力持續不斷企圖嫁禍中國的“陰謀論”不置一詞,卻對我外交部發言人質疑美國“氣不忿”,攻擊趙立堅缺乏“科學知識”,是“裹亂”、“陰謀論”,這豈非咄咄怪事。

      隨后,他在其發起、參與的不同微信群里又公開發出一連串言論,進一步表述了其立場和觀點:

      1.指責中國在“甩鍋”美國:

      ——“如今全世界大難臨頭,世界各國確實都很關注中美兩國,都在注意中美兩國的舉動。兩個大國唇槍舌劍,惡語相向,相互甩鍋,這在世界各國人民心目中會是個什么形象?!美國也許不在乎、特朗普也許還覺得挺享受呢。我們呢?我們不提人類命運共同體也就罷了。既然我們提了,中國就以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使命,就要考慮值此時刻各國人民的感受,就應考慮在此特殊時期如何推進共同體建設。作為成長中的大國,一切都需要有國際的大局觀。”

      請問他,批評中美“兩個大國唇槍舌劍,惡語相向,相互甩鍋”是什么意思?在美國肆意破壞中美關系對中國發動無底線攻擊、中國被迫防守自衛的背景下,以貌似客觀中立的姿態指責中國對美國“唇槍舌劍,惡語相向”、“甩鍋”,這是什么動機?是請求中美兩國都停止爭論,從而樹立相敬如賓、和睦共處的良好形象?但問題是——美國同意嗎?還是認為,美國可以任意攻擊、污蔑、嫁禍中國,而中國必須沉默、屈從、欣然接受美國“甩鍋”,否則,就是中國不講“國際的大局觀”?有損在世界各國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忘了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使命?但這種“國際的大局觀”邏輯,難道不是赤裸裸地要求中國對美國逆來順受,任其“甩鍋”、妖魔化和隨意宰割嗎!

      2.反對中國媒體報道美國和西方國家情況進行“毀譽篩選”:

      ——“國際觀不容扭曲。現在一些媒體聲音正扭曲著中國人的國際觀,即對外部信息進行‘毀譽篩選’:有意無意地選擇有利的、贊揚中國的所謂‘利華’信息,而屏蔽所謂‘不利’的負面信息;特別是報道有關美國和西方國家情況時,專門選擇負面新聞和信息,甚至做詆毀性的報道,嚴重誤導國內輿論,助長了一些人的‘我們一天天好起來,敵人一天天爛下去’扭曲認識。但這畢竟是在制造假象,假象終究會瓦解。”

      這段話是指責國內“一些媒體”專門選擇負面新聞和信息報道美國和西方國家情況。但是,(1)美國和西方國家的情況是否不存在負面新聞和信息,乃至惡意散布大量污蔑中國的謠言?如果存在,報道美國的這些負面情況有何罪過?(2)國內媒體報道甚至夸大美國和西方國家的正面新聞和信息還少嗎?國內某些人的親美、崇美、恐美表現還不夠嚴重嗎?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媒體以事實為依據回擊駁斥下美國有什么罪過?(3)所謂“一些媒體”指哪些媒體?是官方媒體還是自媒體,左翼媒體還是右翼媒體,為什么不具體說明?(4)所謂“毀譽篩選”是在“制造假象”,助長了“我們一天天好起來,敵人一天天爛下去”的“扭曲認識”。他這個判斷,涉及如何認識歷史發展趨勢和規律,立場不同、國際觀不同,看法肯定不同。請他回答的問題是:一、在他心目中,不容扭曲的“國際觀”是什么樣的?二、世界上是否存在沒有任何政治立場和經濟背景的媒體,因而可以絕對獨立自主、客觀公正、真實全面、毫無“毀譽篩選”地進行新聞和信息報道?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有嗎?如有,請一一列舉。三、美國和西方國家媒體在報道中國情況時有無“毀譽篩選”、雙重標準、甚至造謠中傷問題?如有,怎么聽不到他的相關批評和分析議論?

      3.中國應學習臺灣韓國新加坡和英美等疫情防控的智慧和模式:

      ——“我們觀察臺灣充分汲取了2003年非典的經驗教訓。上次臺灣很慘。新加坡表現也不錯。韓國目前也基本控制住了局面。”

      ——“臺灣地區是到目前為止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最為成功的地區。首先是前期準備充分。早于大陸啟動了應急響應機制。在大陸第一例病例輸入之前做好了準備,有效地防止了大量的外部輸入。在疫情防控第二階段,臺灣發揮醫療體系的優勢嚴密防控,成功防止了疫情的社區傳染及大規模爆發。”

      ——“人類的智慧包括中國的、美國的、歐洲的、日本的等等,其中有特朗普的、約翰遜的、安倍的、普京的等等,但都要和新冠的脾氣對表。現在說什么還都有點早,看看新冠的脾氣再說吧。”

      ——“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形成了各國防控疫情的不同模式。根據目前國際醫學界的最新研究,新冠肺炎會大概率成為一種慢性病。如果新冠肺炎真的演化成為人類的一種慢性病,呈現季節性流行趨勢,中國目前防控疫情的‘休克療法’就必然要進行相應調整。一旦中國需要調整,包括新加坡、英國、美國等國在內的多國疫情防控策略和措施就是重要的借鑒和參考。”

      前兩段話對臺灣防控新冠疫情的成效給予“最為成功”的評價,順帶夸獎了新加坡和韓國。后兩段話提醒我們,“人類的智慧”不是只有中國的,還有美國的、英國的,等等。中國應適時調整目前的“休克療法”,把包括美、英在內的多國疫情防控策略和措施作為重要借鑒和參考。

      這些說法總感覺其中有話中有話、不便明說的言外之意:中國的“休克療法”并不智慧,不如其他國家防控策略和措施包括“群體免疫”模式科學和成功。在英美“群體免疫”戰略遭受重大挫折,中國的抗疫成就取得巨大成就的背景下,這位黨委書記的這番言論的本質意圖是不言而喻的。

      4.中國應接受“中國病毒”、“武漢肺炎”的約定俗成定名:

      ——關于新冠病毒和新冠肺炎疫情命名之事,確實具有重要而深遠的政治意義。這種命名實際上會有兩種方式:一是,專業組織、流行病學上的定名;二是世界范圍的民間‘約定俗成’的定名。專業組織、醫學界的定名現在沒有問題,世界衛生組織將其定名為:COVID-19。但對中國來說問題在于‘約定俗成’這部分。現在中美之間在此問題上的齟齬,很可能會在客觀上助長‘中國病毒’、‘武漢肺炎’這類口語化約定俗成的定名得以更有效的流傳。

      ——世界衛生組織的COVID-19顯然和大眾不具有‘共同知識范疇’。就像小朋友之間愛起外號,有時候越是否認、越是抵觸,外號反而傳的越開,以至于人們都忘了你的大名。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定名就是這種情況。那次大流感最早起源于美國。但百年之后,世人皆稱:西班牙大流感。

      ——中美雙方關于病毒及疫情定名的爭論現在已經在國外網絡上刷屏了。還有消息指,某北歐國家小學教唱新兒歌,歌中唱道病毒來自中國。這些情況下,都應該很有利于病毒和疫情約定俗成的定名在國外民間流行,有利于其口口相傳。

      ——對于中國來說,淡化有關病毒起源和疫情發源地的爭拗是當下最明智的選擇,否則的話就會越抹越黑。

      這套說詞的意思很清楚:世界衛生組織給新冠病毒的科學定名COVID-19,不如“中國病毒”、“武漢肺炎”這一所謂“世界范圍的民間‘約定俗成’的定名”更易流傳。所以,中國當下最明智的選擇是淡化有關病毒起源和疫情發源地的爭拗,接受“中國病毒”、“武漢肺炎”的定名,否則的話就會越抹越黑。也就是說,在新冠病毒定名問題上,這位“著名學者”兼黨委書記極力主張中國向美國妥協讓步。

      事實是,“中國病毒”、“武漢肺炎”并非世界范圍的民間約定俗成形成的,而是美國利用其話語權強加給世界各國的。美國是何居心用意,天下人都明白,難道他不知道?這恐怕只能認為是他自以為得計想出的又一套企圖說服中國政府和人民聽任美國反華勢力栽贓中國的說詞。

      為什么這位曾以民族主義和新左派代表人物自居的“著名學者”兼黨委書記現在的論調,總是那么異樣,與過去相比判若兩人?他本人在2018年發表的《階段性是認識國情的關鍵》一文中是這樣說的:

      ——“以所謂左派而論,我本人也被一些朋友網友認為是左派,至少以前是,現在據說是‘畫風大變’,尤其是近十來年,我從不與人爭論更不參與所謂‘左右之爭’。一些比較熟悉的朋友甚至認為我的思想觀點有很大變化。”

      ——“現在所謂的‘左與右’的分歧很大程度上源于對國情認知的不同。所謂左派更注重和強調人民的經濟社會權利,而所謂右派更注重和強調人民的政治權利。左派心軟,同情弱者,見不得不公平,但處在實現國家工業化現代化關鍵時期的中國,各方面處于行百里路半九十最艱難爬坡階段的中國,能跟現在的西方國家比福利、比待遇嗎?! ”

      ——“右派的核心觀念是自由、民主、人權這類政治觀念,要求采取體現那些觀念的社會組織形態與政治制度。但做不到,行不通,原因很簡單,就是不具備條件,一句話是發展的階段性使然。因此,多從階段性上考慮問題,許多問題就會被理解乃至消解。”

      他關于中國“左右之爭”的新思維,完全勾銷了中國應該堅持社會主義道路還是走資本主義道路這一根本問題,也就是中國工業化、現代化發展進程是否存在為了誰和依靠誰這一根本問題。中國的愛國大眾從現實生活特別是互聯網上的爭論都知道,右派主張,中國應該改行資本主義道路,中國的工業化、現代化發展進程應該依靠中外資本和各類精英;左派認為,中國應該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中國的工業化、現代化發展進程應該以人民為中心,為了人民和依靠人民。而這位“著名學者”、現任黨委書記則認為,中國只存在發展的階段性問題,不存在所謂道路問題和為了誰、依靠誰的問題,或認為爭論這些問題無實際意義。因此,他判斷中國發展進程的階段性問題是以中國處在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的哪一階段為依據,完全不考慮中國的社會主義國家性質和本質要求。

      還應請問他的是,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工業化、現代化發展進程中,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精準扶貧、全面實現小康社會,難道不能或沒有提高廣大中國人民的福利和待遇嗎?自由、民主、人權這類政治觀念,難道在社會主義制度下不能或沒有體現嗎?

      “所謂左派更注重和強調人民的經濟社會權利,而所謂右派更注重和強調人民的政治權利”,這種說法完全沒有馬克思主義基本素養,離開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分析,這些“話術”就變成了在“左與右”之間“搗糨糊”。

      他自己也知道,“一些比較熟悉的朋友甚至認為我的思想觀點有很大變化”,他的確發生了極大改變,正如他自己也承認的,他這個之前的“左派”現在“畫風大變”。他在立場思想觀點上的變化,是伴隨著他從一個普通學者升遷為一個“著名學者”和局級單位的領導發生的,在此過程中,美國、西方和國內資本勢力不斷向他伸出橄欖枝,邀請他出國訪問,通過媒體把他吹捧為“中國高層智囊團”成員,隨之,他自以為與普通大眾不同的自我精英意識也在不斷膨脹。從他大同小異的反“陰謀論”文章的話語就可發現,其藐視一般大眾的精英意識有多么強烈。

      ——“科學思維,主要是指人群中少部分人所具有的那種認識事物潛在前提的認知傾向和能力,也就是俗話說的‘有腦子’。但問題人群中的大多數人是不具備專門知識和科學思維能力的,一個簡單的、單一性的解釋是最容易讓他們接受和理解的。”

      ——“根據西方政治心理學的研究,一般認為具有獨立判斷能力、行為不易受到外來影響的選民不會超過全體選民的四分之一。因為多數人不具備科學思維能力,大眾易于接受簡單化的認識,所以陰謀論將會永遠存在。”

      ——“人們在生活中總會碰到不如意,特別是普羅大眾、社會下層群眾。當他們有不如意、不滿的時候,就需要一個宣泄的出口,需要找到自己以外的原因,找到一個‘敵人’。遷怒他人,正好可以把自己從內心里解脫出來。陰謀論,是滿足這種大眾心理需求的好材料。如果說,大眾認知心理的狀況為陰謀論提供了認識論的可能性,大眾的社會心理則為陰謀論提供了動力和需求。”

      ——“陰謀論的流行與大眾的認知能力、社會意識有關,但制造或者說闡述陰謀論的人恐怕多數是社會的精英人士,即具有制造思想能力的人和擁有一定話語權的人。無須諱言,陰謀論也是影響和控制大眾的一種手段,而且比那些十分費勁的科學理論、合理解釋更廉價、更有效。所以,陰謀論是精英階層的陰謀。”

      這些論述說明,他以有無科學思維能力把社會劃分為大眾和精英兩類人。大眾是“陰謀論”的需求者,精英則是“陰謀論”的供給者。而他能把需求與供給二者合二為一,解釋為“陰謀論”的一體兩面,自然是精英中的精英!

      眼前的真問題是,新冠病毒疫情有兩種“源頭說”,一種是毫無根據地一口咬定在中國武漢,另一種是依據大量科學研究和事實線索推測在美國。那到底哪一種“源頭說”是“陰謀論”呢?從這位精英反“陰謀論”文章的閃爍其詞中是找不到答案的。但從他給趙立堅扣“陰謀論”帽子看,可判斷出他認為,推測源頭在美國的是“陰謀論”,咬定中國武漢的不是“陰謀論”。換言之,不是美國而是中國在搞“陰謀論”。

      他最近公開發出的一條微信,完全證實了這一判斷。在這條微信中,他以斬釘截鐵的底氣說:“別上美國找了,無論是從歷史經驗還是政治學、情報學乃至刑偵學的知識看,案發現場是根本。一切的焦點就是武漢!一切的著眼點、切入點就在這里。不能舍近求遠,我們有現實研究條件的地方也只是在武漢。線索和答案都可以從那兒找出來。”

      真不知道,這位中國精英是率先發現了事實真相了呢,還是變身成了美國人?這種“一切的焦點就是武漢!”的說法,不正是在赤裸裸地配合特朗普、蓬佩奧“甩鍋”中國、栽贓中國、向中國巨額索賠的法西斯主義大陰謀嗎?

      他如此認同美國的說法、維護美國的名譽和利益,是有其思想認識根源的。兩三年前他在微信群中對中美關系的重要性發表過這樣一種看法:“開放,經歷過的人都知道主要是對美開放,直到如今中美關系依然是對外開放的核心,開放又連著改革。只要走改革開放的道路,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美關系就是大局。按大家愛說的詞:核心利益,那維護好中美關系就是中國核心利益的核心。”

      看來,他的確非常重視中美關系,把“維護好中美關系”提升到了“中國核心利益的核心”這樣的前所未有的高度,以至于在新冠源頭問題上與美國站在同一立場上,主動為美國起訴、制裁、索賠中國的“陰謀論”幫腔!這是作為一個中國人、同時還是一位“著名學者”、局級單位黨委書記應有的行為嗎?

      奉勸他,盡快端正自己的立場觀點、思想感情吧!并請不要忘記,離開了四項基本原則,離開了馬克思主義的指導,離開了中國廣大愛國人民的支持和艱苦奮斗,中國的改革開放、中國的工業化、現代化發展進程都是空中樓閣。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雙十節,一個很奇怪、很讓人摸不著頭腦的“節日”
    2. 明德先生 | 妖孽橫行、魍魎遍地,重整旗鼓再出發!
    3. 央視恢復NBA轉播!NBA道歉了嗎?國家主權和尊嚴呢?
    4. 錯失2020諾貝爾文學獎,方主席需要憤憤不平嗎?
    5. 90后為什么要信仰毛主席?
    6. 陳俊杰:統治階級玩弄知識分子?
    7. 潘多拉臺灣魔盒已經打開,代價再大也要把它合上
    8. 憤怒!香港市民“十一”懸掛國旗竟遭拆除
    9. 方方無辜嗎?
    10. 安生:與讀者閑聊(20201009)
    1. 為什么官方宣傳部門抹掉天安門毛主席畫像的怪象層出不窮?
    2.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問題應當重視
    3. 方不圓再次攻擊張伯禮院士 上演最后瘋狂?
    4. 明德先生|民,莫與官斗
    5. 吉林松原18人遇難:你沒窮過所以不懂,為什么他們拿命換錢
    6. 何凱豐遇到了毛主席
    7. 老孫微評:認清自己
    8. 看完這部紀錄片,我只想趕緊扔下手機逃跑
    9. 毛澤東如此偉大,為何還會有人對毛澤東的偉大半信半疑?
    10. 溫鐵軍:要是城市化率真的超過50%,中國危矣
    1. 錢昌明:共產黨員應追求什么? ——有感于“紅二代”任志強的墜落
    2. 決戰:任正非愚蠢的一面
    3. 聽到鐘院士再請戰,我嚇得瑟瑟發抖
    4. ?郭松民 | “九一三事件”的深層次原因
    5. 丑牛:黨姓啥?——黨慶百年,誰與評說(之二)
    6.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7. 李陀: 知識分子跌落了, 未來中國是三種人的天下
    8. 余涅|關于天安門廣場的中山先生畫像
    9. 左大培:為什么還不制裁在華美企反擊美國?
    10. 越來越多的人自稱地主富農后代,貧下中農后代去哪兒了?
    1. 耿飚:毛主席接見十大使
    2. 南街魅力獨一無二,南街業績宏偉輝煌
    3. 毛澤東如此偉大,為何還會有人對毛澤東的偉大半信半疑?
    4. 窮途末路!美政府禁止中共黨員入境
    5. 凜冬將至——國慶返鄉記
    6. 為什么官方宣傳部門抹掉天安門毛主席畫像的怪象層出不窮?
    日本高清免费毛片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比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