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40年后,為什么說“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烏鴉校尉 · 2020-10-20 · 來源:烏鴉校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作家余華在他的長篇小說《兄弟》后記里,寫下過這樣一段話:“一個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經歷這樣兩個天壤之別的時代,一個中國人只需四十年就經歷了。”

      這話在深圳體現得尤為明顯。

      40年前,深圳的前身叫做寶安縣,一眼望去,荒煙蔓草,塵土飛揚,而就在不遠處的對岸,香港恍如另一個世界,高樓聳立,燈火輝煌。

    20201020_123024_052.jpg

    一年只能掙270元的寶安農民們,紛紛心向往之,逃港浪潮應勢而生。 此后,對標香港,成為深圳最大的使命。 從1979年忽然而至的一陣風,到無數人如過江之鯽涌入深圳,它的傳奇就這樣開始了。 深圳人見面時,常會用一句話開場:“你是哪年闖深圳的?” 他們當中,有迫于無奈時的一次次鋌而走險,有陷入泥潭時的一次次人困馬乏,也有勇敢決絕下的南下異鄉。

    20201020_123024_053.jpg

    1984年跟著父母來深圳的馬化騰,畢業后和幾個小伙伴創辦的一個軟件公司,未曾想這個小公司成了全球500強; 被一家大型國企開除的任正非,在中年危機時創辦了華為公司,如今成為全球第一大電信設備商;

    20201020_123024_054.jpg

    技術狂人王傳福,當他從生產手機電池轉向生產電動汽車時,舉世全是嘲諷,但他硬是讓比亞迪成為純國產汽車代表品牌。 他們的成就毋庸贅述,一個個不凡的名字早已寫在了中國歷史的進程上。 金錢與資本在這座城市里汪洋恣肆,不斷洗刷著舊日的土氣與簡陋,南中國最耀眼的一顆新星冉冉升起。

    20201020_123024_055.jpg

    但一個人走得太快了,也難免心浮氣躁。 當人們感嘆“深圳在左,天堂在右”時候,巨大的鴻溝將人活生生撕裂,竟有一種比過去更加沉重的悲傷。

     

      古人說,四十不惑,深圳四十歲,也到了最疑惑的年紀。

      少年去游蕩,中年想掘藏。曾經心氣滿滿,志在四方,如何到了后來,開始汲汲營營,面目可憎?

      四十年,深圳的故事里寫滿了輝煌,但也有一些陰影。  

      就在整個中國都在巨大的十字路口的當下,也許,深圳也需要思考思考,重新再出發。

      1

      關于《春天的故事》,在神州大地上,已經耳熟能詳,它成為了改革開放的代名詞。

      歌詞里,春潮滾滾,萬紫千紅,美景如畫。其實,當時的現實,與歌詞相去甚遠,甚至有些殘酷。

      1978年年底,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正如火如荼召開,鄧小平主持工作,做出了實行改革開放的重大決策。

    20201020_123024_056.jpg

      出乎意料的是,一場“逃港”潮的風潮席卷而來,而且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幾乎最大的一次逃港潮。后來,人們稱這次事件為“大逃港”。

      那時,封閉的國門開始露出一絲縫隙,在深港邊界,深圳有個叫羅芳村的地方,界河對岸的香港新界也有個羅芳村。

      這不是巧合,因為這兩個村本就是一個村,許多人還是親戚,新界的羅芳村,是20世紀60年代,深圳羅芳村的人跑到了香港建的。

      過去,這邊人都以為那邊處在水深火熱中。

      現在兩邊通了信息,人們得知深圳羅芳村的人,收入才百十元,而新界羅芳村的人,一年收入高達萬元,兩者相差100倍。

    20201020_123024_057.jpg

      一河之隔,收入差距竟如此懸殊。

      于是,深圳的人,選擇了用腳投票,或者說用生命做選擇,冒著被大海吞噬、子彈擊斃的風險,偷渡到香港。

      除此之外,由于文革結束,階級斗爭的枷鎖開始松懈,民間產生一種前所未有的躁動情緒。

      不止是困難群眾,基層干部、知識青年、異己分子,都加入了逃港大軍。

    20201020_123024_058.jpg

      僅1979年,從深圳河偷渡外逃累計29萬多人次、成功逃出人數7.6萬人。形勢愈演愈烈,邊防部隊幾乎無力防守。

      著名作家倪匡、“樂壇教父”羅文,也都曾是逃港者中的一員。

      廣東省主要領導向鄧小平匯報情況時,“逃港”作為一個重大的惡性政治事件被捅了出來。

    20201020_123024_059.jpg

      港英政府對中國外逃反應強烈,香港輿論界大量報道廣東的外逃偷渡之風,稱中國“政局不穩”,共產黨對局勢“失去了控制”,對中國的國際形象造成了極壞的影響。

      正當廣東的同志忐忑不安地等著指示時,鄧小平卻出奇的沉默。他連吸了幾根煙,緩緩地轉過身來,平靜地對大家說:“這是我們的政策有問題,此事不是部隊管得了的。”

      廣東省干脆向中央提出要求創辦貿易合作區的建議,并希望中央給點權,讓廣東先走一步,放手一搏。

      鄧小平回應:“中央沒有錢,可以給些政策,你們自己去搞,殺出一條血路來!”

    20201020_123024_060.jpg

      1979年的深圳

      深圳經濟特區就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了。

      說起頗為神奇,這個消息剛剛放出,逃港的風潮就戛然而止了。

      1979年10月,《紐約時報》刊文稱:“鐵幕拉開了,中國大變革的指針正轟然鳴響。

      兵貴神速,說干就干。1979年9月,解放軍工程兵一支先頭部隊奔赴深圳。

    20201020_123024_061.jpg

      基建工程兵第1支隊深圳指揮所某連隊營房

      此時,深圳還是南粵邊陲默默無聞的“小漁村”,街道狹窄,建筑破舊,沒有一條像樣的馬路。

      現在的羅湖火車站,原來是一片洼地,一下雨就汪洋恣肆,連大便都浮在水上,惡心至極。香港來的女士下了火車,就要把高跟鞋脫下來拎著。

      當時在東門的新園招待所,集中了全國108個建筑工程師,招待所都是平房,雨天水漫金山,第一件事就是搶救圖紙。

      工程師向市委書記吳南生建議,問他敢不敢搬掉羅湖山。

    20201020_123024_062.jpg

      中國軍人發揮了戰天斗地的鋼鐵意志,將羅湖山移走,用它的土將羅湖填平。以后這一帶再沒有洪水了,還憑空多出來大片土地。

      這也回答了初到深圳的人可能都會有的一個疑問——羅湖為什么沒有湖?

      羅湖第一棟高層建筑“國商大廈”、深圳第一幢高檔酒家、第一座大型商場,都出自工程兵之手。

    20201020_123024_063.jpg

      1981年正在建設中的深圳電子大廈,該樓高20層,是深圳特區第一棟高層建筑

      很快,五年過去。1984年1月24日,鄧小平來到了深圳。

      站在深圳最高的國際商業大廈22層天臺上,鄧小平見到了一個今非昔比的城市。

      深圳市委書記梁湘,向鄧小平匯報了特區建設情況,滿以為小平同志會有一番指示,但是鄧小平聽完匯報后,一語不發。

      在他下榻的迎賓館桂園別墅備上的宣紙,直到鄧小平同志離開深圳,仍是一片空白。

    20201020_123024_064.jpg

      鄧小平在深圳蛇口“海上世界”旅游中心眺望蛇口工業區

      在珠海考察后,鄧小平提筆寫下“珠海經濟特區好”,深圳人倍感壓力。

      直到大年三十,鄧小平終于為深圳題詞,是一個長句:“深圳的發展和經驗證明,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

    20201020_123024_065.jpg

      至此,關于“要不要辦特區”以及“姓社還是姓資”的爭論,一錘定音。

      而深圳也開始一路狂奔。

      然而,隨著時間的繼續,一度平息下來的質疑聲,也慢慢變得公開。有人說:

      “深圳除了口岸的國旗還是紅的,其他都已經黑了,變天了。”

      “中央要取消個體戶了”

      “改革開放該收一收了,該抓一抓階級斗爭了”。

    20201020_123024_066.jpg

      1992年1月19日,9點整,一列沒有車次編號的列車緩緩駛進。南國春早,此時卻尚有寒意。

      88歲高齡的鄧小平在家人的攙扶下走下火車,到了賓館,大家想讓小平先休息一會兒,但老人只在庭院里散步了10多分鐘,就急迫地要求出門

    20201020_123024_067.jpg

      1992年,鄧小平在深圳迎賓館

      “到了深圳,我坐不住啊,想到處去看看”。

      老人開始馬不停蹄地巡視深圳,這一次與八年前顯然不同,他不再沉默,而是一路走一路說。也許,老人是覺得有些話需要抓緊說出來,不說就來不及了。

      《深圳特區報》記者陳錫添跟隨在后面,用心記下了老人的每一句話,甚至每一個表情。

      3月26日,他寫下那篇著名的通訊,名為《東方風來滿眼春》。

    20201020_123024_068.jpg

      文章披露了老人的一系列重要講話,這就是后來對中國未來進程具有決定意義的“南巡講話”。

      第二天,全中國報紙都在轉發這篇通訊,而另一本叫《1992年鄧小平與深圳》的書,很快被搶購一空。

      舉國目光都投向南方,各地考察團奔赴深圳。

      最后一天的行程結束時,鄧小平慢慢地走向停候的小巴,在即將上車時,又轉過身來,對送他的人們說:

      “你們現在是個好機會,你們要抓、要抓,我們國家已經窮了幾千年了,是時候了,不能再等了,我們對國家要愛啊,對人民要愛啊。

    20201020_123024_069.jpg

      天地轉,光陰迫。在這個轉身里,自然是一個老人的殷殷囑托,也是一個關于盛世的美好希冀。

      1992年,深圳按下了加速鍵。從此,開弓再無回頭箭。

      2

      一句不爭論,讓人們面對“改革姓‘社’還是姓‘資’”拷問時,不再糾結。因為大家心中悄然明白一個道理:發財才是硬道理

      鄧公南巡講話后,“東西南北中,發財到廣東”的豪言壯語傳遍中國。其中的人,有一多半是沖著深圳而來。

      想去深圳的人很多,但不是人人都能去的。

      由于是“摸著石頭過河”,中央一開始如果攤子鋪大了,擔心收不了場,如果只在小范圍內試驗,萬一失敗可以立刻剎車。

      一道長達84.6公里高3米的鐵絲網,將深圳分割成兩部分:特區內、特區外。也叫關內、關外。

    20201020_123024_070.jpg

      國內其他地方的人到深圳去,必須辦一個。邊防證其實就是一張紙,上面手寫著姓名、籍貫、年齡。

      每天在南頭、小梅沙等幾個關口,除了人頭涌動的排隊驗證進關者,還聚集著大量無證的人,他們心急火燎地四處設法搞證,也就是花錢買證。

    20201020_123024_071.jpg

      據說,某房地產大亨,當年曾徘徊在深圳特區外,因為沒有邊防證,進不了特區,而且邊防證也賣脫銷了,他只好花50塊錢,找了一個當地人,被帶到鐵絲網中段的偏僻處,找到了一個缺口,偷偷溜進了深圳特區。

      1990年10月,中國內地第一家麥當勞餐廳在羅湖區東門商業步行街開業。盛況空前,麥當勞被人們里三層外三層圍著。

    20201020_123024_072.jpg

      來自大洋彼岸的風吹遍了大街小巷。

      琳瑯滿目的商店次第而開,很多人第一次目睹到來自資本主義國家的新鮮玩意兒。

      更吸引他們的是,深圳對外表達了求賢若渴的聲音,很快,百萬民工下深圳,創業者同樣絡繹不絕。

      南方燥熱的空氣里,透露著魔幻與現實交錯的味道。

      1991年,電視劇《外來妹》爆紅全國。

    20201020_123024_073.jpg

      在資本的沖撞下,守在田地上一代又一代前仆后繼農民,終于放下了鐮刀與鋤頭,滿懷興奮與不安,走上了南下的道路。

      那時的深圳,每逢星期天,郵局就會出現排隊匯款的長龍。

      這是“打工妹”在排隊向內地匯款。10年間,深圳臨時工從郵局匯往內地的款項多達40多億元人民幣。

    20201020_123024_074.jpg

      1992年,任正非北上招人,有人說“人招多了也沒事干”。任正非就罵,“叫你招你就招,沒事做,招來洗沙子也可以。

      那一年,稱為創業之年,大家來到深圳只有一個念頭,辦公室,當老板。

      “想當老板的人太多,辦公樓明顯不夠,當時繁華地段的寫字樓很少出租整套辦公室,而是出租桌位,基本上一個桌子就代表了一個公司。”

    20201020_123024_075.jpg

      上世紀90年代初,手持大哥大的女老板

      1993年,揣著400元來到深圳的王文銀,出了車站,身上僅剩10元錢。他一度流落街頭,以撿廢銅爛鐵為生。2015年,他的已經身價超612億。

      此類例子,不算罕見。

      空氣里金錢的味道沖擊著人們的嗅覺,像“我要發了”這樣直接粗暴的廣告詞,街面上四處可見。

    20201020_123024_076.jpg

      它告訴我們實現財富自由的另一條路徑。

      1992年8月8日前,易駿鵬還是個深圳的初中生。8月8日這天,放暑假的他不到7點就被父親催促叫醒,叫他趕緊吃早餐出門。

      “隊伍已經排起來了,到處都是人”。

      母親也十分焦急 :“快點快點,股票不等人啊!”

      他們此去是為了早點排上隊,人群中,男男女女們都在談論一個新詞 :“打新。”

    20201020_123024_077.jpg

      這一天,無數人的人頂著烈日,躲在儲蓄所門前的水泥地上,礦泉水瓶、快餐盒子等垃圾,扔得到處都是。

      所謂“打新”,就是指搶最早股票申購的資格。因為有利可圖,深圳的300個新股認購發售點擠滿了150萬股民。

      8月10日,深交所"1992股票認購證"第四次搖號。

      當時預發認購表500萬張,不到半天的時間,一搶而空。售價100元表格,被黃牛炒到1000元。

    640.webp.jpg

      秩序就在人們的質疑中開始崩潰,并發生沖突。深圳市政府當夜緊急協商,決定增發500萬張新股認購兌換表,事態才得到穩住。

      那個夜晚雖然混亂,但卻直接推動了證監會的成立,資本市場正在飛速發展起來。

      當年,全國房地產公司增加了10倍,貿易公司增加了100倍

    20201020_123024_079.jpg

      同時,《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要發財,忙起來》的文章,鼓勵人們下海。

      人們見了面,都要說一句,恭喜發財。

      “下海潮”席卷全國,大批知識分子和政府官員投身商海。據統計,當年辭官下海的人超過了12萬,而保留職位而去經商的更超過了1000萬人。

      如同電視劇《下海》劇情一樣,一夜之間,有人從千萬富翁淪為一無所有,也有人從一窮二白到億萬身家。

    20201020_123024_080.jpg

      深圳起飛了。

      賣投影機和錄像機的萬科,加工電風扇和電話機的中興,為香港公司代銷交換機的華為,此時雖籍籍無名,但很快就會迎來他們的曙光升騰。

      1999年,深圳最中心的位置,華強北路和深南中路的交匯處,豎起了一座華強電子世界

    20201020_123024_081.jpg

      不久后,華強北幾乎壟斷了全球LED市場的半壁江山。采購商紛至沓來,這里也漸漸變得一鋪難求。一個邊邊角角的鋪位,轉讓費就炒到了50萬。

      再往后,北方掀起一場浩大的互聯網浪潮,深圳從表面上,似乎掉隊了。

      實則不然,以小米為例,雖然總部北京,但硬件生產、加工等環節多在深圳。此時的深圳,也有一個新的身份——科技之都。

      無數人前赴后繼,這座小鎮,慢慢變成了大城。

      深圳這樣的成就,得益于其一張白紙。  

      在這張白紙上,各地的人接踵而至,沒有歷史負擔,沒有文化牽絆,沒有盤根錯節的人際關系,這就是深圳的包容性。

      如果非要給這張白紙作個注腳,那就是在這座城市街道上隨處可見的一句話:

      來了就是深圳人。

      但在深圳的輝煌背后,同樣也有苦痛和迷惘。

    20201020_123024_082.jpg

      3

      狄更斯寫過一部傳世之作《雙城記》,雙城指的是倫敦和巴黎。

      幾十年后,遙遠的東方也被硬生生分出了一個雙城,香港被從廣東的母體上切割下來,而深圳更是與香港糾纏不清。

      《雙城記》講的是大革命背景下,小人物在風云變幻時代里的血與火。中國的雙城自改開以來,亦給世人透露出激蕩和迷茫。

    20201020_123024_083.jpg

      許多年里,深圳一直是香港的陪襯。今天,當對岸的天通過關口,來到深圳,看到的早已不再是一個舊世界。

      兩邊俱是滿城燈火,霓虹閃耀,各自璀璨。

      的確,深圳和對岸越來越像了。  

      而且,是全方位地像,好的與壞的,都被復制了。

      年輕的作家慕容雪村寫下《天堂向左,深圳往右》,似乎說這里一陣躁熱,一陣寒冷,忽冷忽熱,令人難以適應。

    20201020_123024_084.jpg

      這種復雜的滋味,體現在網上的一個段子上。

      在XX街道辦辦公室內,甲乙兩人正喝茶閑聊,討論深圳的未來。

      甲:“上一個十年我們飛速發展,一個粵海街道的稅收可以頂一個青海省,那么下一個10年,我們應該如何保持優勢?”

      乙:“采用人肉干電池模式即可。”

    20201020_123024_085.jpg

      甲:“哦?愿聞其詳。”

      乙:“我們不生產年輕人,我們只是年輕人的搬運工。夢想是很便宜的,我們用夢想來吸引外省的優秀人才。”

      甲:“但這些人涌進深圳,基礎設施跟不上啊!他們在這里生孩子了怎么辦?全市中小學教育資源缺口巨大,更不用提養老了,醫療設施連許多二線城市都比不上。”

      乙:“我說了,深圳只需要年輕人。只要生了孩子的,超過35歲的,電池空了,就請他們回老家即可。”

    20201020_123024_086.jpg

      甲:“哪里能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呢?”

      乙:“房價。30歲前年輕人租房子,好好拿那一萬兩萬的月薪,開心享受都市生活。30歲之后要考慮結婚了,一平米貴的房子10萬。想一想,不如回老家舒服,生娃買房子都便宜,爸媽還能幫著帶。”

      甲:“內行啊,房價簡單,我們只要不批地就行了!而且市里都是些互聯網企業科技型企業,是吃青春飯的,他們也不歡迎35歲以上的員工,本來就有一萬個理由把他們‘對行業輸送出去’,都不需要我們動手了。”

    20201020_123024_087.jpg

      甲:“這么一想,上幾代留下的口號真是精妙啊!‘來了就是深圳人’——我們歡迎你來,但沒說歡迎你留下,除非你能證明你是有用的人。

      段子總是冷俊不禁的,而現實總是來得更殘酷。

      2015年開始,深圳引領了新一輪全國房價普漲。樓市均價從前一年的2.39萬上升到3.34萬;2016年繼續上漲到5.34萬。

    20201020_123024_088.jpg

      深圳房價高位翻倍,僅用了兩年時間。

      更早前,深圳出臺了《深圳市基本生態控制線管理規定》,劃定了 974 平方公里不可開發,占去了將近一半的面積。

      剩下的1023平方公里中,在2016年已經建成的面積達到了923.25平方公里。如果不考慮舊改,深圳能夠使用的新增土地面積不超過100平方公里

    640.jpg

      《商業性質概論》中指出:“土地擁有者決定了一個國家的人口數量和市場價格。

      土地越少,越易內卷。

      內卷問題的根源,就是在城市誕生了一批以房地產食利者為首的新地主階級

      城市化浪潮中,掉隊的人越來越多。

      網上有個很有有意思的問題,問北京是帝都、上海是魔都,深圳是什么都?

    20201020_123024_090.jpg

      有人說是“福都”,人人都可以感受到福報的降臨;有人說是“加德滿都”,加班加得滿滿的都市。

      最有趣的回答,當屬“戾都”。

      “戾”由戶和犬組成,源自深圳兩大著名現象:房和狗。

      房,自然說的是房價高,年輕人接盤不易盤。狗,則代表禁止吃狗肉,以示與國際接軌。此外狗還代表畜牲,即社畜。

    20201020_123024_091.jpg

      南山必勝客、龍崗無敵手的對抗,吃狗肉人士與不文明養狗人士的對抗,以及城市新地主階級與無產階級的對抗,產生出了嚴重的戾氣。

      一個“戾”字,既指出了原因,也道出了結果,不可謂不精妙。

      有人行走在巍峨高聳的寫字樓間,一擲千金,談笑風生;有人住在經年不見陽光的握手樓,白晝如夜,無端凄涼。

      “來了就是深圳人”這句話后面,其實有一句鮮有人提及的話——來了就做志愿者。

    640.webp-(1).jpg

      深圳今年40歲了,“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榮譽加身,卻止不住人們在茶余飯后的竊竊私語。

      這就是終點了嗎?

      冷戰后期到現在,整個社會主義體系的國家都在搞改革。蘇聯把自己改到猝然長逝,東歐如今已七零八落,朝鮮尚在在艱難嘗試中。

      對中國自己來說,我們的前面已經沒有老師了,而美國的前車之鑒就在眼前,搖搖欲墜的燈塔,再也無法讓兔子摸著過河了,中國再次來到了抉擇的路口。

      以“窗口”著稱的深圳,背后藏著無數雙目光,十幾億人密切注視,每邁一步,都牽一發而動全身。

      揚鞭向前,毋庸置疑,因為火車不能停下。但朝哪個方向出發,不僅是深圳,也是關乎我們所有人最至關重要的問題。

      在這一趟遠行里,請別忘了我們當初的承諾,要請所有人都登上列車,跋山涉水后的黎明曙光,應該打在所有人臉上。

      參考資料:

      《深圳傳:未來的世界之城》胡野秋

      《震動中央的“大逃港”風潮》人民網

      《“來了就是深圳人”,從30萬到2000萬》南方周末

      《深圳怎么了?》虎嗅網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看今朝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40年后,為什么說“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黨慶百年 誰與評說〈之三〉:小崗-南街 歷史在這里徘徊
    3. 悼念洪濤同志
    4. 從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圖看毛澤東主席的戰略遠見
    5. 一個被志愿軍在上甘嶺狠狠打臉的名字,美國人用它給韓國男團頒獎
    6. 夏春濤:不該如此稱頌曾國藩和湘軍
    7. “板藍根事件”背后的玄機
    8. “鎮反”運動,為抗美援朝肅清“第五縱隊”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國抗擊美國的能力增長了多少
    1.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2. “失聯”的毛洪濤和“擠走”三任黨委書記的校長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開信,震驚當今社會
    4. 某大學到底什么問題?
    5. 40年后,為什么說“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劉金華評 為何這么多人自殺
    7. 為了揭露真相而自殺——毛洪濤千方百計之后竟然作出這么個抉擇?
    8. 毛洪濤老師死了,真相還在路上!
    9. 李昌平:選擇死,也是戰斗!
    10. 丑牛 | 黨慶百年 誰與評說〈之三〉:小崗-南街 歷史在這里徘徊
    1.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2. 錢昌明:共產黨員應追求什么? ——有感于“紅二代”任志強的墜落
    3. 李陀: 知識分子跌落了, 未來中國是三種人的天下
    4. 為什么官方宣傳部門抹掉天安門毛主席畫像的怪象層出不窮?
    5.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6. 余涅|關于天安門廣場的中山先生畫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問題應當重視
    8. 左大培:為什么還不制裁在華美企反擊美國?
    9. “失聯”的毛洪濤和“擠走”三任黨委書記的校長
    10. “畝產萬斤”這個鍋毛主席不背
    1. 《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獲第30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紀錄片獎
    2. 毛澤東的神預言:四方面軍南下是錯誤的,早晚還是要到西北來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開信,震驚當今社會
    4.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5. 悼念洪濤同志
    6. 毛書記“死諫”、袁同學跳樓、研究生自縊:我們的大學,到底怎么了?!
    日本高清免费毛片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比乐网